1196
需用时 02:23
10
20
多样化的社交网络,将如何共存?

(文 / 亚历克西斯·马德里加尔)圣诞节翌日,我在父母家里翻看儿时喜爱的旧书,不知不觉好几天都没上 Twitter 了。将近 3 天,我没看自己的 “新鲜事”,没发推,也没查有谁 @了我。但别以为我能够戒掉 iPhone——这几天,我一直在用 Instagram [1] 偷偷瞧亲朋好友都玩了些啥,乐此不疲。

翻着《国家地理世界地图集:我们的世界》(史上最棒的书!),我又注意到了这幅插图(见下图),发现上面有句话很精准地描述了如今的社交网络:


家就是适宜生存的地方。
《国家地理世界地图集:我们的世界》一书中介绍自然生态系统的一幅图:“家就是适宜生存的地方。” 这句话用来描述了如今的社交网络局势也很精准。

《国家地理世界地图集:我们的世界》一书中介绍自然生态系统的一幅图:“家就是适宜生存的地方。” 这句话用来描述了如今的社交网络局势也很精准。


提到社交网站时,我们往往想到的是生存周期:一家网站崛起、兴盛,然后被涌现出的竞争者所取代。我们用很漂亮的图表来显示 Facebook 兴起之时,也就是 MySpace 没落之日。

但实际情况更加复杂。现在的社交应用是堆叠在一起的,数千万人同时身处好几个网络中,哪怕他们自己并没意识到。在一天中,我可能用过 Twitter、Instagram、Facebook、Flickr、Google Plus、LinkedIn、Quora、Skype、Yelp、Pinterest、Rdio,这还不算电子邮箱,还有使用 Google 搜索时潜在的社交网络。 [2]

我的情况可能有些极端,但重点在于我们并不局限在一个社交网里面。现实生活中也一样,我们会在许多地方进行多种多样的社交,在搭建自己的社交生态系统过程中收获价值与成就。

Twitter 无需加入过多的个人资料介绍,因为个人网站或者 Facebook 页面上已经有了。我现在把 Twitter 作为 “社交基站” 使用:每当我注册一种新的服务时,我都能在新服务推荐给我的 “你可能认识的人” 一栏里找到我在 Twitter 上已经关注的用户,我会在这串名单里根据需要选择一部分人来关注。也有人用 LinkedIn 或者 Quora 实现相同的目的。

即使这些服务互不相连,我们也正在它们之外(同时也在之下)搭建一个社交网络。沿用生态学上的比喻,这是一个社交媒体构成的群落,其中有许多生态系统和生态位。

再回过来看 Instagram 和 Twitter。我 Twitter 上的关注者之一,莉兹• 凯利,说了句很有道理的话:“Instagram 就像回家,Twitter 全在吵架。”所以周末我更愿意在 Instagram 中畅游,看人们享受家庭的快乐,而不想听 Twitter 上对政治话题的讨论。

然而,值得注意的关键是,这对 Twitter 并非坏事。各路社交网站大可以继续各行其是。我周一到周五每天都用 Twitter,它在聚集灵感火花、召集众人讨论以及推动故事传播方面的作用无与伦比。但这些事不必(很可能也无法)占据所有人所有的时间。Twitter 大可维持它的简单界面和神奇功能,没必要复制 Instagram。

把这当成迟到的 2012 预言吧:像逐渐成熟的森林生态系统一样,我们的社交网络也会日益多样化。这是好事,众多相互重叠的网络会在社会生物圈中占据各自的生态位,有些会繁荣;多数只能勉强维生;还有些会消亡。不过它们会找到各自的生境,而不是相互模仿。就此而言,个人社交网络和整个生物圈都会走向繁盛。


【注释】

[1]Instagram 是一款运行在iPhone 平台上的社会化照片分享服务,用户可以拍照并将图片上传至主流社交网,通过关注、评论、喜欢等操作与好友进行互动,类似图片版的 Twitter。
[2]该段所提到的 “Twitter、Instagram……Rdio” 都是国外的主流社交网络,其中 Quora、Yelp、Pinterest 和 Rdio 分别是社会化的咨询、美食、图片和音乐服务。


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月刊》资深编辑亚历克西斯·马德里加尔(Alexis Madrigal)的评论文章
原文 2011 年 12 月 28 日刊于《大西洋月刊》网站。
文章题图:vi.sualize.us


The End

发布于2012-01-22,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莱尼

翻译爱好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