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3
需用时 05:09
49
172
着凉了,我会感冒吗?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感冒似乎都和寒冷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汉语中,感冒又叫“着凉”,英语里普通感冒叫“common cold”,也和冷有关系。这非常容易理解,凭借人们的经验和感觉,冬天似乎更容易得感冒。也有不少人有类似的体验:昨天出门受了凉,回家就病倒了。不过,随着医学、生物学对感冒这种疾病的认识不断深入,科学家发现感冒可不单单是着凉那么简单。

从医学的严格定义来说,普通感冒是鼻病毒、副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不过对于大多数人,其他病原体(可以是病毒、细菌,甚至是真菌)感染导致了鼻塞、嗓子痛、咳嗽、发热等症状的情况也都被通俗得称为感冒(这些情况统称为上呼吸道感染更为准确)。当这些病原体入侵人体的时候,人的免疫系统会做出反应,感冒的症状也就因此产生了。

突破:寒冷不等于会感冒

100多年前,科学界或多或少地认为,寒冷的天气会让人感冒[1]。这种观点很直观,因为感冒往往有很鲜明的季节性特征。不过,很快有人开始注意到一些例外的情况。1933年5月,H.H.Paul和H.L.Preese在美国卫生学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ygen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发现,位于北极圈内的挪威斯匹次卑尔根岛(Spitsbergen)有很特别的感冒流行期。在这里,感冒会在每年五月左右开始爆发,到十月份又归于平静。Paul和Preese发现,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由于卑尔根岛在漫长的冬季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每年五月,第一艘货船才会来到这里。船只不仅带来了货物,还带来了感冒。只有当一年中最后一艘船只在十月份离开以后,感冒流行才会逐渐中止。这个现象很清楚地说明,感冒源于某种可以被传染的病原体,而温度很可能不是导致感冒的主要因素[2]

二战结束后,英国病毒学家Christopher Andrewes和他的同事们认为,是时候好好研究导致感冒的病原体了。在此之前,一些研究结果显示,导致感冒的很可能是一种或几种病毒,不过仍然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1946到1950年间,Christopher Andrwes和他的同事对感冒做了很多研究工作。他后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总结了这些工作。Christopher Andrewes和他的同事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寻找参加实验的志愿者。因为他们愿意提供路费,所以许多放假的学生把实验当成了一次旅游的好机会。这些志愿者被分成两组,一组的鼻腔中被滴入感冒病人的鼻腔分泌物,另外一组被滴入生理盐水作为对照。实验的结果非常清晰,被滴入病人分泌物的231名实验组志愿者中,有137人得了感冒;而被滴入生理盐水的63人中没有一个生病。研究还发现,造成感冒的病原体可以穿过140mµ的小孔,说明导致感冒的是一种病毒[3]

缠斗:寒冷也不会促进感冒的发生

虽然,寒冷不是感冒的直接原因,那寒冷有没有可能会促进感冒的发生呢?为了研究这个问题,Christopher Andrewes和他的同事们把18个实验对象分成三组。其中6人接种了稀释过的病毒溶液,6人在洗完澡以后穿着湿漉漉的浴袍呆站了至少半个小时------他们的体表温度因此下降了好几度,另外6个倒霉的志愿者在挨冻的同时也被接种了病毒。结果看起来不错,只要没有接触过病毒,即使挨冻也不会感冒。而接受病毒的人里,如果受凉的话,染上感冒的概率是不受凉的两倍。但是,Andrews觉得18个人的样本有点太小了,所以他又重复了一次实验。结果与第一次实验完全相反,在第二次实验中,受冻的人患感冒的几率只有不受冻的二分之一[3]

此后的十几年中,类似的研究还做了好几次。1968年,贝勒大学医学院(Baylor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的三名医学博士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发现,无论是呆在4摄氏度的室内,还是泡在32摄氏度的热水中,在接种了15型鼻病毒以后,染上感冒的概率不会发生变化。因此这篇论文写道:“这项研究显示,在低温下暴露并不会影响身体对鼻病毒感染的抵御能力。”[4] 基于这些研究,很多现代病毒学教科书并不承认寒冷和感冒存在因果关系[5]

既然低温不能导致感冒,那为什么感冒会表现出和季节有关呢?最常见的解释是,低温环境下,人们会更多地集中在室内,通风条件也很差,让病毒更容易传播。另外,冬天的湿度比夏天要低,而很多感冒病毒在低湿度的环境下生存得更久。还有一些观点认为感冒的流行和学校的日程安排有关,秋天是学生开学的季节,学校让抵御力不高的未成年人聚集在一起,给了病毒一个扩散自己的好机会。

逆袭:寒冷可能诱发感冒吗?

不过最近几年,之前的研究结论又开始受到一些挑战。2002年,英国卡迪夫大学 (Cardiff University)的教授Ronald Eccles发表了一篇综述文章。他在总结前人的研究时发现,体表温度的降低会导致鼻黏膜中的毛细血管收缩,随后血管供血量减少,免疫细胞数量也会下降,进入鼻腔的病毒会有更大的概率感染细胞。此外,相当一部分人即使被病毒感染,也不会出现任何症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已经得了感冒。Eccles根据这些事实,提出了一个理论。他认为,虽然低温不是感冒的直接原因,但是却可以降低人的免疫力,让那些已经感染病毒却没有明显症状的人病情加重。换句话说,各种感冒病毒总是长存于人间,只是到了低温的季节才会让重症状患者多起来。

为什么之前的结果显示感冒和低温无关呢?Eccles认为那些实验都有一个缺陷:没有模拟正常情况下的病毒感染过程。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接触到的感冒病毒剂量比实验室中接种的病毒剂量要低得多。所以,这些实验不能正确地模拟出感冒症状由轻到重的过程[6]。不过,之前Andrews的研究使用的是稀释过的病毒,接种的志愿者也没有全部出现感冒症状,Eccles没有解释这一点。

在科学领域,只提出理论是不够的,还要通过实验验证才行。Eccles从他所在的大学里找了180个学生做实验。这些学生被随机分成两组,一组学生把脚放在10度的冷水中泡20分钟,而另外一组只是把脚放到空盆里作为对照。实验结束以后,Eccles并没有给这些学生人工接种病毒,而是让他们回家记录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出现了感冒症状,还要根据严重程度打分。结果发现,那些泡过冷水的学生在第4天和第5天更容易出现比较严重的感冒症状,说明低温和感冒之间存在某些关系。不过,这样的关系似乎并不会立刻出现,因为在实验的当天以及第2天,对照组还是实验组的学生都几乎没有出现感冒的症状[7]。所以,这项研究同样不能支持一些民间流传的观点,比如“冬天打湿头发出门,回来就感冒了”,或是“晚上没有盖好被子,早上起床就会感冒”,因为受凉以后,感冒症状并不会立即出现。

未来:争论还没有停止

值得注意的是,Eccles的实验并没有彻底推翻以前的研究,因为他的实验也并非没有缺陷。其中一个明显的不足就是,这项研究不是单盲的。毕竟把脚放到冷水中和放到空气中的感觉完全不同。所以那些浸过冷水的学生可能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下感觉自己的感冒症状更重一些。Eccles并没有在实验前做一个问卷调查,看看这些参与研究的志愿者们是否相信低温会导致感冒,然后尽量排除掉心里因素。虽然,他对此作出了一些解释,但仍然不很圆满。而且,Eccles也没有进行更深入的病毒学研究,来验证低温,免疫力以及感冒病毒之间的关系。 看来,在更多更有说服力的研究出现之前,寒冷让人更容易感冒这个流行了上百年的说法还会一直争论下去。

虽然寒冷之于感冒既非必要也非充分,不过寒冷对感冒的影响到底如何还很难下一个明确的结论。在这个阅读过程中,除了了解知识,体会科学研究的精神或许更为重要:在反复得质疑——实验——理论——验证——质疑中不断接近真相。
 

更正说明:对于感冒、普通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的定义,经 @小园听风 的指正做出修改。

参考资料:

[1] Mackenzie, M. Diseases of the throat and nose. J. & A. Churchill, London. 1884.
[2] Paul, J.H., and Freese, H.L. Epidemiological and bacteriological study of “common cold” in isolated Arctic community (Spitzbergen). Am.J.Hyg. 1:517-535, 1993.
[3] (1, 2) Andrews, C.H. Adventures Among Virus. III. The Puzzle of the Common Cold. Reviews of Infectious Disease. 2:1022-1028,1989.
[4] Douglas, R.G, Lindgre, K.M, Couch, R.B.Exposure to Cold Environment and Rhinovirus Common Cold — Failure to Demonstrate Effect. N. Eng. Med. J. 279: 742-747
[5] White D.O, Brown L. Respiratory viruses. In: A. Gronoff, R. Webser (Eds.) Encyclopedia of virology, volume 3. Academic Press, San Diego, 1999.
[6] Eccles, R. Acute cooling of the body surface and the common cold. Rhinology. 40:109-114, 2002.
[7] Johnson, C., and Eccles, R. Acute cooling of the feet and the onset of common cold symptoms. Fam Pract. 22: 608-613, 2005.
[8] Paul, J.H., and Freese, H.L. Epidemiological and bacteriological study of “common cold” in isolated Arctic community (Spitzbergen). Am.J.Hyg. 1:517-535, 1993.
The End

发布于2012-01-3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乖乖娇小兔

粉红小兔兔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