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4
需用时 06:46
19
46
【果壳网专访】迈克尔•舍默:美国头号“科学打假人” ,讲科学、摆证据、讲事实

假设你从A那里得知B做了一件事。你首先该做的,是判断这个消息是真还是假——不论你是不是怀疑论者,在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看来,你都不应该轻易相信别人告诉你的东西。作为美国最具代表性的科学怀疑论者,舍默有一套广泛适用的“扯淡检测”标准:

  1. A有多可靠?
  2. A是否经常发布同类消息?
  3. B做的这件事有没有经过第三方核实?
  4. 这件事与我们已有的知识有多切合?
  5. 有没有人站出来否认这件事,还是大家只搜集了支持这件事情的证据?
  6. 优势证据是否指向B的结论?
  7. B是否使用了公认的论证规则和研究工具,还是他为了得出利于自己的结论而抛弃了这些?
  8. B是否对观察到的现象给出了解释,还是一味否认现有的解释?
  9. 如果B做出了解释,那么这一新的解释能够说明的现象是否与旧的解释同样多?
  10. B的个人信仰与偏见是否影响了B得出的结论?B得出的结论有没有影响B的个人信仰与偏见?
     
对迈克尔·舍默来说,怀疑不仅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作为“怀疑论者学会”(Skeptic Society)的创始人以及《怀疑论者杂志》(The Skeptic)的发行人兼主编,迈克尔·舍默致力于打击谣言、迷信和伪科学,而且从不畏起正面冲突,甚至连很多被其他科学家视为荒诞不经或不屑与之辩论的事情,他也掺杂进去,一一从科学的角度予以驳斥。

上帝存在吗?心灵感应是真的吗?替代医学有没有效?“9·11”事件是不是小布什政府的阴谋?……近30年来,舍默驳斥了很多事情。在他看来,阴谋论和伪科学都是利用人类的选择性记忆和证实偏见,相信它们(比如占星)就陷入了思维陷阱,没有办法了解事实真相——“看到世界的本来面貌,比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世界会更好”,舍默说,而科学就是帮助我们更好理解现实的方式。

作为心理学家和科学历史学家,舍默也致力于对“人们为什么相信”给出科学的解释。在《为什么人们会相信奇怪的东西》[1] 和《相信的大脑》[2] 等著作中,舍默指出,“相信”是自然的,人类不但更容易相信,还演化出了“主动解释”的能力,也即他所谓的“代理化”(Agentize):人倾向于将周围发生的超出自我理解能力的现象,统统加上一个“代理”(上帝或神),并认为那都是在神的旨意下“有意识”、“主动”发生的。在《市场思维》[3] 中,他从演化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人类不理性的经济活动。在即将出版的新书里,他试图论证道德演化与科学发展的关系。

这些理论为理解人类的非理性思维提供了认识背景。除了写书,舍默在《科学美国人》也有专栏,每月定期评析社会热点。从1998年起,怀疑论者学会在加州理工大学组织举办科学讲坛,舍默自然是主持人,理查德·道金斯(也是怀疑论者学会的会员)、津巴多、史蒂芬•平克 等人都受邀担任过主讲。演化生物学家史蒂芬·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评论说,身为美国最重要的怀疑论者组织的带头人和积极倡导理性主义的著名活动家和评论人,迈克尔·舍默是美国公众生活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在媒体那儿,他还有个更为人熟悉的称号——“头号打假人”。“你永远也不可能改变某人的信仰,你能做的就是告诉他更强大的新观念。”舍默这样告诉果壳网。他自己也曾信仰上帝,读大学期间接触到启蒙主义的世俗价值观以后才逐渐转变为怀疑论者。在访谈中,舍默的话不多,却直奔重点,向我们展示了头号的打假人如何向公众传播科学。

多重身份的打假者

果壳网:在科学史学家、科学家、出版人、编辑……在多重身份中,你最认同哪种? 
舍默:我是心理学家,最擅长用写作传播科学。

果壳网:那你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
舍默:编辑《怀疑论者》杂志和主持怀疑论者学会是我最主要的工作。我有一间办公室,职员6个人,我每天都会去那里。《怀疑论者》杂志的文章大多来自外部作者,偶尔我自己也会撰文。除了每个月给《科学美国人》杂志写专栏,怀疑论者学会每个月还会在加州理工大学举办“科学论坛”,这也需要我不少的精力。此外嘛,就是经营生意都会做的那些事情了:杂志的市场营销、学会(我们是非盈利的)的募捐和筹款、缴费、发工资,还有回复邮件。

我几乎每天都会骑自行车,这是我的爱好,也有助于我清空大脑。譬如今天,我们就骑着车去了威尔逊山,哈勃正是在这里发现了膨胀的宇宙!

我还在查普曼大学和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编注:舍默正是在这里取得了科学史的博士学位)给本科生教书,课程名叫“怀疑论101:如何像科学家那样思考”。最后,我也写书。我最新的一本书名叫《道德之穹:科学和理性是如何促使人性朝向真理、公正和自由发展》(The Moral Arc:How Science and Reason Bend Humanity Toward Truth, Justice, and Freedom)。

摆证据、讲事实、讲科学

果壳网:你相信上帝吗?
舍默: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存在,我假设他不存在,然后采取相应的行动……我是怀疑论者。

果壳网:你如何看待替代医学?
舍默:替代医学不是医学,“替代”的部分是危险的。

果壳网:不得不说,有很多你驳斥的事情都是其他科学家不屑于反驳的,打击这些东西意义何在呢?
舍默:
很多时候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你知道,看到世界的本来面貌,比看到我们想看到的要好得多。

果壳网:是什么促使你走上了打击伪科学的道路?
舍默:我先是出于爱好,大学毕业以后组织了这样的活动,那时候就是发自内心地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后来发展得越来越大,我就全职来做这个事情。

果壳网:在人们相信的那些奇怪事情当中,你遇到过最难以置信的是什么? 
舍默:有人认为犹太大屠杀没有发生,要么不承认发生了大屠杀,要么在具体的死亡人数或方法上做文章。

果壳网:打击伪科学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舍默:保持客观的态度、摆证据、表述明晰,还有,给对方一个发声的渠道。

果壳网:有些事情在科学上还没有答案,遇到这类问题你如何驳斥呢?
舍默:科学里的确存在很多未知的问题,我们只能把它放在那里,直到有进一步的证据出现。与此同时,我们可以说“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或者“让我们等等再瞧”。

果壳网:以你的经验看,在如今互联网、新媒体大背景下,打击伪科学哪种媒介最有效? 
舍默:电视和视频的传播效果最好。但我是作家,还是喜欢用写作的方式来应对。

果壳网:这些年来你有没有因为“打假”遇到法律诉讼或者人身威胁? 
舍默: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一次山达基(Scientology,由一位科幻作家创立的信仰和操行体系,后来成立了教会,常被媒体描述为邪教——编注)的公关或者什么人来信说,我的文章对他们有不实描写,我就告诉他,“没问题,你写封信来呀,我们会在‘读者来信’发表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果壳网:演化论在中国的接受程度很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来自宗教(比如神创论)的阻力比较少。但同时,包括接受演化论的人在内,许多中国人都对演化论存在着一定的误解。对于在中国传播演化论,你有什么建议吗?
舍默:不要去碰宗教,不要让人觉得受冒犯,只摆证据、讲事实、讲科学。

不要主动给科学设限制

果壳网:你在《科学美国人》的专栏文章,选题是如何决定的?
舍默:找选题嘛,人们当前在关注什么,上了电视新闻,上了报纸,大家都在谈论这个,谣言已经传得满天飞了,我们不得不对此做点什么,所以我就写文章。总之,要写人们关心的事情。唯一有次我被退稿,是写堕胎的,编辑说话题太政治,太敏感,于是退掉了。

果壳网:你曾经表示,你担心科学家只关心描述世界是什么样子,而不再致力于定义世界应当是什么样子。你认为大多数科学家将决定人类价值观、道德观和伦理观的制高点拱手让给了哲学家,而这样做是不对的。那么,你认为科学应当做些什么呢?
舍默:我认为科学应当指明道德的发展。人类自演化以来,不断利用推理和逻辑,越来越会判断分析,掌握抽象思维……所有的道德过程都离不开科学。我即将出版的新书《道德之穹》对此作了详细论述。

果壳网:有时候受政治、文化、传统等因素的影响,社会事件往往得出“不科学”的解决方案。你怎么看科学在这种情形中的作用?
舍默:不要主动给科学设限制。科学的力量很大,我们要不停地推进,再推进,谁知道科学的限度在哪里呢?

 

百人同问:迈克尔·舍默

1. 科学是什么?
舍默:科学是一套方法,用来描述和诠释现在和过去所观察到或推理出的现象;科学旨在检验假说,建立理论。说科学是一套方法,是为了强调科学不止是一系列事实,更是一种过程,而描述和诠释则表明事实自己不会说话。观察到或推理出的现象意味着自然里有些东西我们能够看见,比如大象和恒星,而其他东西则必须推理才能得出,比如大象和恒星的演化。过去和现在表明科学的工具不但能够用来理解当前发生的现象,也能够理解过去发生的事情。

2. 科学能够解决一切问题吗?
舍默:科学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人们都没想到科学也能够解决道德问题。我认为科学与道德之间没有间隔,我的即将出版的书《道德之穹》(The Moral Arc)对这一主张进行了辩护。

3. 科学与宗教之间有什么关系?
舍默:宗教在描述世界的实际情况时几乎总是给出错误的论断。在这种意义上,当科学证据和宗教论断相互矛盾时,它们之间确实存在冲突。如果你的宗教认为世界历史有6000年,而科学说是46亿年,这就是冲突。它们中一个是对的,一个是错的,而宗教是错的那个。在其他领域,比如从事救济所工作或者照顾无家可归的人,宗教与科学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不存在冲突。所以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要看情况。

4. 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舍默:我的父母、我的各位老师,以及少数几位精神导师:卡尔•萨根(Carl Sagan,美国天文学家、科学作家)、史蒂芬•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美国古生物学家、演化生物学家、科学史学家和作家)和詹姆斯•兰迪(James Randi,美国藉加拿大裔舞台魔术师、科学怀疑论者)。

5. 如果可以,你最想见到谁,为什么?
舍默:达尔文,看看他的头脑如何运转,还有上帝……看看他的脑子是怎么转的……

Ent球藻怪 对本文亦有帮助。)

内容注释

  • [1] 原书名为 “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 Pseudoscience, Superstition, and Other Confusions of Our Time”。
  • [2] 原书名为 “The Believing Brain: From Ghosts and Gods to Politics and Conspiracies—How We Construct Beliefs and Reinforce Them as Truths”。
  • [3] 原书名为 “The Mind of the Market: How Biology and Psychology Shape Our Economic Lives​”。

图片来源

迈克尔·舍默个人网站


更多果壳网人物专访

  1. 侯世达:关于思考,我一直在思考
  2. 理查德·穆勒:人人都该懂点儿物理学,总统也不例外
  3. 黄禹锡团队:“这一次,我们更在乎过程”
  4. 郑晓廷: 我这个“民科”和他们不一样
The End

发布于2014-05-15,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闻菲

语言控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