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3
需用时 05:47
86
150
《奇妙的朋友》,谁说要跟你们做朋友了?

近来,许多媒体对“动物表演”这一罔顾科学与动物福利的行为表达了抵制态度。就在情人节那天,曾经在春晚上上演过动物表演的中央电视台也通过微博呼吁大家反对动物表演,获得了网民的好评与支持。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湖南卫视的真人秀《奇妙的朋友》,显得尤为刺眼。这个真人秀以名人客串饲养员为名目,所做的事情却没有逃开动物表演的窠臼。于是,不少关心野生动物保护和动物福利的人对这个节目挑了刺。这两天,新浪微博网友@谯姑娘 发布了一条长微博,讨论了这个节目带来的危害。这条微博获得了数千的转发,还获得了国家林业局的转载。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但同时,还有一种声音:这个节目增进了公众对动物的理解,从另一个侧面宣传了野生了动物保护。毕竟,节目叫《奇妙的朋友》嘛。

这个逻辑成立么?我研究了7年黑猩猩。就以这种动物为切入点,说说《奇妙的朋友》到底够不够朋友,能否让人更热爱野生动物吧。

不理解对方的“天性”,你的爱会转变成伤害

为了讲故事,节目组安排了很多活动。其中,最不科学的一个是带小黑猩猩和父亲相认。(更多有关黑猩猩天性的内容,请看果壳网文章:真正的猩球之战:来自中国研究者的前线报道。)

雄性黑猩猩有两个黑暗的本能——惧外和杀婴。来自不同群体的雄性经常发生激烈的战争抢夺地盘,他们会围追、踩踏、撕咬落单的陌生同类,直到残忍地把对方杀死。受害者除了敌对的雄性,还常常包括已经生育的雌性和她的孩子。换句话说,如果雄性黑猩猩不认识你,除非你是亭亭玉立的妙龄雌性,否则一律杀无赦[1]

惨遭陌生雄性杀害的小黑猩猩。图片来源:Michael Wilson

在黑猩猩的群体里,雄性很难知道哪个孩子是他的,他们会把不是自己生的小黑猩猩杀死(偶尔还吃掉),迫使雌性和自己生育后代。为了防止孩子被雄性杀死,千百万年的演化让雌性黑猩猩用混淆谁是父亲这种的办法来保住自己的后代,她们会同多个雄性交配,让雄性无法下手[2]。雄性黑猩猩当然也不傻,他们会先把雌性揍个半死,吓得她们在排卵期乖乖的,看都不敢看别的雄性一眼,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是谁的,不就一目了然了吗[3]

这样的策略理论上可行,在野外也管用,但在这节目里就失效了。就算认亲,Coco她爸也得先认出Coco她妈,然后再推测旁边这个Coco就是自己的孩子。但是,按照节目的说法,Coco早就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人从妈妈身边抱走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认?所以Coco他爸发了狂的乱扔东西,其实是想把这只陌生的猩猩杀掉。

狂暴的co爸。图片来源:《奇妙的朋友》截图

在Coco眼中,这些人类究竟是把自己带回父亲怀抱的“朋友”,还是把自己推入屠场的凶手呢?Coco不能说话,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从《奇妙的朋友》的其他情节上看,节目组似乎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抓痒的小黑猩猩:我很焦虑,你不知道

在节目当中,我们能看到小黑猩猩们的各种负面反应:Coco撕咬饲养员,咧着嘴尖叫哭闹,双足直立并自己抓痒——黑猩猩在自己身上抓挠,并不是真的痒,而是焦虑。这是学界用来判断黑猩猩是否不安的公认指标[4],但节目组对这些信号无动于衷。

这些焦虑换来的,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情节。节目中,明星们曾带着小黑猩猩Coco和小红毛猩猩六毛去游客区买衣裳,比比谁买得多买得好。可怜的小Coco在陌生人群中变得焦躁不安,不断挣扎,最后狠狠地咬了人。于是剧情峰回路转,成为“明星爱心泛滥,为安抚Coco,不惜放弃比赛。问题是,如果饲养员以科学为准绳,那么给猩猩们穿衣服根本就没有必要。

小猩猩在自然状态下不需要衣服——最暖和的是妈妈的怀抱,而不是各种花哨的衣裳。节目拍摄于温暖的广州,小猩猩们有高端的大屋可以呆着。大张旗鼓的让小猩猩跟着明星们出游买衣服,除了给节目制造话题之外,带来的就是在精神上和体力上不必要的刺激,以及小猩猩和无辜游客交叉感染疾病的风险——黑猩猩和人类的DNA有98%左右的相似性,流感肺结核埃博拉都可以相互感染。曾有一群野生的黑猩猩感染了急性呼吸道疾病,整个群里40%像Coco那样大的婴儿病死了,元凶就是人类传过来的病毒[5]

图片来源:《奇妙的朋友》截图

对于Coco来说,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她还有50-60年的寿命,但她的演员生涯大概会在5-6年后因为青春期的到来而结束。这一段童年的表演经历将对她以后的成长留下深刻的创伤。2014年的一个研究指出,从小就被用于表演,而被剥夺和同类交往机会的猩猩演员,长大之后存在明显的社交障碍。正常的猩猩会彼此理毛来建立友谊,也会交配来繁殖后代。但Coco和六毛这样猩猩演员,在长大之后很可能会变得孤僻和性冷淡[6](更多内容,请看果壳网文章:星猩新兴——都是可爱惹的祸。)

近些年来,长隆集团推出了一系列猩猩明星。这些小家伙如今生活得怎样,让人十分担心。

​图片来源:既往报道收集。

这样的节目,能否宣传野生动物保护?

有人认为,《奇妙的朋友》可以使大众了解并爱上野生动物,从而让更多人去保护他们。

然而,从节目的诸多细节可以看出来,节目组本身对野生动物就没有多少了解,哪怕他们真的爱野生动物,最后的结果也是制造伤害、传播伤害。真正的野生动物纪录片,是在野外或者尽可能模拟野外的环境拍摄的,尊重野生动物的天性和自然生活方式,展现的是它们的真实面貌和真实处境,而这些,在《奇妙的朋友》里却都只是空谈。

我们不会去珍惜很常见的东西,我们希望占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奇妙的朋友》很可能会导致大众误认为各种猩猩并非濒危动物,同时也会鼓励更多的人想养一只黑猩猩来做宠物。

而目前的证据显示,这种可能性很容易变为现实。

美国芝加哥的一个研究团队做过一个实验。他们找来1200多人看不同的黑猩猩照片。一些照片里猩猩是单独地站着,另外的照片里猩猩旁边则站了一个人。看完照片,这些人要评价他们觉得黑猩猩是否濒危、是否适合当宠物。结果让人扼腕:黑猩猩和人亲近的照片,使得人们对其濒危程度低估了35.5%,也使得人们希望养黑猩猩做宠物的欲望增加了30.3%。而如果把猩猩置于一个人类的环境里(比如说猩猩站在人类房间里),也会有类似的误导效果[7]

我所在的研究组也做了类似的实验。被试组会看到三种黑猩猩视频中的一种:给黑猩猩穿衣戴帽的娱乐节目片段,黑猩猩在热带森林里活动的纪录片片段,黑猩猩保护机构的呼吁广告。人们看完给猩猩们穿衣戴帽的视频之后,最可能认为黑猩猩并非濒危动物并且适合当宠物。最重要的是,实验的结尾让人们选择是否给野生黑猩猩保护机构捐款。穿衣戴帽的黑猩猩视频,让参与者的捐款意愿下降了60.9%[8]

另外一些研究表明,《奇妙的朋友》这类节目的负面影响是全方面而且深远的(请参考果壳网文章:“激萌视频”竟成推动非法贸易的黑手。无论是在社交网络上的网民还是亲自到动物园参观的游客[9],在他们看见Coco这样穿衣戴帽的“萌宠”时,很难对野外猩猩的生存状态产生更多的了解。反之,大众因此而产生私养宠物的欲望,成了推动野生动物贸易的黑手。

这并非耸人听闻,真实的例子已经在台湾发生过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一档颇受欢迎的合家欢节目找来一只红毛猩猩幼儿当嘉宾,引发宝岛猩猩热。台湾屏东野生动物保育研究所的教授裴家骐在最近的一个访问里说:“当时进口的红毛猩猩都是襁褓中的幼儿,捕猎者必须杀死妈妈才能进而得到小猩猩;而走私来的小猩猩被藏在船底,当船抵达台湾,死亡率高达75%。” 这一档节目造成的后果对红毛猩猩来说是灾难性的。多达1000只猩猩被成功走私到台湾卖作宠物,多半因为气候不宜或照顾不周,在5年内死掉。更悲剧的是,在这1000只抵达消费者手中的红毛猩猩背后,还有另外4000只猩猩非正常死亡,或者在捕猎过程中被猎人打死,或死在运输途中——这个数字,几乎达到了猩猩属两个物种现存个体数的10%!


这是一部台湾的纪录片,它会让你了解台湾的红毛猩猩之殇。

《奇妙的朋友》的初心,或许是激发公众对野生动物的兴趣。然而,片中展现的种种却绝不会实现这个初心。自去年的《爸爸去哪儿》开始,湖南卫视同长隆集团展开了很多合作,基本都是以明星与激萌小动物亲密接触为卖点。这样的节目,在无形当中向受众传递了并不科学的信息,有可能会导致所有野生动物爱好者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接下来,台湾的红毛猩猩悲剧是否会在大陆上演?

让人无法不担心。

(编辑:花落成蚀老猫

 

参考文献

  1. Wilson ML et al (2014) Lethal aggression in Pan is better explained by adaptive strategies than human impacts. Nature 513(7518):414–417. 
  2. Muller MN, Kahlenberg SM, Emery Thompson M, Wrangham RW (2007) Male coercion and the costs of promiscuous mating for female chimpanzees. Proc Biol Sci 274(1612):1009–1014.
  3. Feldblum JT et al (2014) Sexually Coercive Male Chimpanzees Sire More Offspring. Curr Biol 24(23):2855–2860
  4. Maestripieri D, Schino G, Aureli F, Troisi A (1992) A modest proposal : displacement activities as an indicator of emotions in primates. Anim Behav 44(2):967–979.
  5. Köndgen S et al (2008) Pandemic Human Viruses Cause Decline of Endangered Great Apes. Curr Biol 18(4):260–264.
  6. Freeman HD, Ross SR (2014) The impact of atypical early histories on pet or performer chimpanzees. PeerJ 2:e579. 
  7. Ross SR, Vreeman VM, Lonsdorf EV (2011) Specific image characteristics influence attitudes about chimpanzee conservation and use as pets. PLoS ONE 6(7):1–5.
  8. Schroepfer KK, Rosati AG, Chartrand T, Hare B (2011) Use of “Entertainment” Chimpanzees in Commercials Distorts Public Perception Regarding Their Conservation Status. PLoS ONE 6(10):1–8.
  9. Lukas KE, Ross SR (2014) Naturalistic Exhibits May be More Effective Than Traditional Exhibits at Improving Zoo-Visitor Attitudes toward African Apes. Anthrozoos: A Multidisciplinary Journal of The Interactions of People & Animals 27(3):435–455.
The End

发布于2015-02-28,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河马叔叔

进化人类学博士生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