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3303
需用时 06:36
游戏里的女性角色,别再清一色大胸细腰了

去年暴雪发售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守望先锋》(Overwatch)红遍全球,各国玩家都沉迷在铺天盖地的“屁股”里不能自拔。但是,要论角色,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屁股们,而是扛着粒子炮,一头威风凛凛的粉色短发、肱二头肌比头还大的“毛妹”查莉娅(Zarya)。

充满力量感的查莉娅。图片来源:《守望先锋》

见惯了游戏里不管能不能打,清一色苗条、大胸、细腰的“芭比身形”女性角色,“重量级”一反常态的毛妹的确让人眼前一亮。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样阳刚还是女性吗,一点女性特质都没有”,或者“不漂亮,不吸引人,不是我的菜”,而我的反应却是“为什么女性角色就不能是这样呢?”充满力量的女性,不仅仅有摔跤女运动员、人高马大的女足队员,还有一些热爱健身的普通女性,在北欧、俄罗斯等地,体型“彪悍”的女性可能更多,但这样的女性作为角色出现在主流、大卖的游戏中,恐怕还是头一次。

实际上,《守望先锋》的确在这一点上下了心思。2014年的暴雪嘉年华披露了游戏的预告画面,虽然制作精良,各种“异国元素”的加入也受到了广泛肯定,但当时出镜的5个女性角色,却都是清一色的性感苗条。一些“希望更多元”“避免对女性身体的刻板印象”的批评声音出现之后,暴雪做出了一些调整。最终发布的游戏中,不仅新加了强壮的毛妹,还有憨态可掬的丰满女孩小美,以及年龄稍长的安娜。最新版本的游戏中,女英雄的数量更是增加到了11个,占到全部游戏角色的比例,也是主流游戏中相当高的。

《守望先锋》的游戏总监杰夫瑞•卡普兰(Jeff Kaplan)在谈游戏设计的理念时,特别提到了游戏开发中的多元因素,并在这个过程中考虑到了外界的各种意见。“我们希望打造一个游戏世界,在里面每个人都感受到欢迎……包容和开放一直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和《魔兽世界》中构造的奇幻世界不同,《守望先锋》是对人类未来世界的想象,也会更加“真实”一些,玩家会对某个游戏角色的设定或者某张地图有自己现实的期望。因此,这款游戏也希望尽可能多地代表不同的玩家和人群。

不要小看了《守望先锋》的这个小进步。它或许能带来游戏之外的积极影响。

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形象边缘化、刻板化

要在游戏里找个可以玩的女角色,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在印第安纳大学和南加州大学2009年的一项统计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150个游戏中超过8000个人类角色,发现其中男性角色达到了85%,而女性角色只有15%。成为“主角”,或称玩家操纵的角色(primary character)的女性,更是只占10%,其余都是背景或者酱油。男性角色也倾向于拥有更多的能力、更强的武器,女性角色则作为补充、后备而存在。在一些游戏里非常流行的男战士、女法师的搭配,就说明了这种现象。

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形象,不管人设多么丰富,身材和形象都免不了要向所谓的“理想型”靠拢。绝大部分的女性角色,都有着完美比例的身材,胸-腰-臀比例甚至无限夸大到不真实的地步,看起来高度雷同,仿佛只换了个衣服再捏了个脸;而性感的穿着,则尽量把女性的曲线特征体现出来——通常也并不在意是否“实际”,比如穿着泳装和高跟鞋战斗,或者衣着暴露地出入“危险地带”。

而另一方面,大部分男性角色虽然也强调力量和攻击性,和女性形成强烈的对比,但却并不强调性征。一项针对游戏杂志上两性角色的研究就显示,“性感”的女性角色占到了全部女性角色的60%,衣着暴露的占到了39%,而男性角色的这两个比例分别只有1%和8%。换句话说,女性角色的“性别特征”被大大强调,“性感”成为了一种可供消费的内容。

夸张的腰臀比成为了不少游戏中女性角色的“标配”。图片来源:《守望先锋》

这种现象是如此广泛,乃至于人们都默认接受了这一套设定——男性主角,女性配角;男性角色必须强壮,而女性必须充满肉体的美感。一项研究分析了游戏网站上出现的评论,结论是玩过游戏的玩家,有74%会谈论到男性角色,65%谈论到玩家可操纵的男性角色;而只有42%会提到女性角色,其中可操纵的女性角色只有22%。而针对女性角色外形的评论,和评论中的性感角色图片,则大大多于男性角色。

可能很多人会提到著名的游戏主角,《古墓丽影》里的劳拉,这个特别有战斗力的女性或许与传统的女性气质有差别。但实际上,人们也会更多地注意到劳拉暴露的着装和极其性感火辣到不真实的身材,甚至将此作为吸引男性玩家的一大卖点,这被学者称为“引起性欲的攻击性”。人们会大量谈论到劳拉的身材和美貌,而若是一个男性为主角的游戏的话,则不太可能出现这个现象——比如,你会像评价劳拉一样,评价《侠盗猎车手》中主角的长相和身材吗?

《古墓丽影》中的女考古学家劳拉•克罗夫特是很多人心目中最经典的女性游戏角色,事实上,劳拉的形象也在20多年的不断演进中,变得越来越“真实”了。图片来源:tombraider.wikia.com

不过就是玩个游戏嘛,何必当真呢?游戏的影响不只限于游戏

许多研究都指出,游戏中的角色形象对于玩家,特别是对于青少年玩家的性别观念,有着显著的影响。不管设定是否“真实”,游戏将特定的性别特质、形象与性别绑定起来,会让玩家们在潜移默化中更容易接受这样的刻板印象。并且,由于游戏的沉浸感、参与感很强,玩家主动花费在游戏上的时间也相对较长,这也加深了角色刻板印象对于玩家的影响。

女性玩家所受的影响更加深刻。相对于男性玩家而言,女性青少年玩家更倾向于能够选择代表自己性别的角色。2015年美国一项针对11—18岁青少年玩家的调查显示,有60%的女孩更偏向于选择和自己同性别的游戏角色进行游戏,而男孩只有39%表现出了这个偏好。

然而,当女孩们想选择代表自己的性别,却发现女性角色不是过于稀少,就是显示出明显的性别刻板印象和被物化的形象,她们会怎么想?

来自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和亚利桑那大学的传播学者的一项研究,让青少年女性玩家分别选择“性征突出”(例如身材十分性感、美貌)和“性征不突出”的女性角色进行游戏,然后再让她们完成一项反映自我认知的测试,包括对自尊程度、自我效能的认知(认为自己是否能够达成目标、成功等等),以及对于女性社会角色的认知。实验结果表示,高度性别化的游戏角色,会影响年轻女性的自我认知,让她们更不自信,也会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天然不如男性。

同样,印第安纳大学的一项研究也发现,使用“理想化”的角色形象进行游戏,会影响女性对自身身体形象的认知,而对男性的影响则相对较小。这也不难理解,生活在当下的社会性别结构中,女性在外表和形象方面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而她们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将游戏形象和自己的形象做比较,从而影响对自己的评价。

与之类似,有不少家长担心,身材比例夸张的芭比娃娃会影响女孩对自身形象的认知。关于这一点,现有的研究结果还存在争议。原图来源:Graphics Reporter

其实,对于性别刻板印象的认知也作用于男性。大部分游戏中的男性形象过分强调力量、攻击性,这也会影响到青少年男性的性别认知,例如会将男性气质与暴力挂钩等等,带来负面作用。

问题出在哪里?“单一视角”的局限

并不是说游戏里的女性角色不能性感美丽,或者劳拉不能有大胸和大长腿;问题在于,整个游戏行业都以男性为中心,处处都充满了所谓的男性视角,从而天然地就带有偏见或者局限。

其实,一开始的主机或者电脑游戏,并没有明确偏向男性,甚至著名的“吃豆人”还出过专门的“吃豆小姐”,针对那些在家有闲余时间又不爱参与户外活动的家庭主妇们。

但是,任天堂在80年代为了扩大市场,针对青少年玩家,把游戏机归入了“玩具”一类,而玩具在当时是有明确性别标签的——例如男孩的变形金刚、女孩的芭比娃娃等,游戏机就这么变成了男孩的专利。虽然现在,游戏产业已经完全和“玩具”脱离,但从那时候开始,从游戏设计者、开发者再到游戏玩家,整个产业都被贴上了“男”的标签。虽然有一部分“恋爱养成”“明星换装”这样的女性向游戏,以及没有明确性别和角色的经营类游戏,但在主流市场上,各类旗舰大作都是男性向的。以女性作为主角的游戏,市场推广的平均预算仅为男性为主角游戏的一半

从市场的角度考虑,游戏在设计的时候也会倾向于年轻男性,男性视角成为了某种“默认”的设定;从而,青少年时代更有可能接触到游戏并产生共鸣的,就是男性,也往往是这些男性最后进入了游戏设计、制作领域,制作出更多在“默认”设定之下的游戏。甚至,游戏制作者带来的影响,比游戏市场更大。美国有38%的女性玩家,而参与游戏制作的女性只有11.5%。

女性角色的情况和女性玩家的地位,也多少有着联系。在主流游戏界,女性是标准的“第二性”,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游戏界都缺乏对于女性的包容和考虑。女性玩家数量并不少,但常常被边缘化。比如竞技游戏领域的女性玩家,少不了被安上“美女玩家”等性别化、物化的词汇,游戏能力则常常被忽略。女性玩家在这样的环境中缺乏代表,也与社会对于“游戏玩家”的男性化刻板印象脱节,这又进一步加强了女性在游戏中的边缘化地位。

在这个背景下,《守望先锋》的多元化创新,其实是受到了大多数玩家的普遍欢迎的。多元不仅是“有趣”的,也能为游戏带来商业上的成功,获得更多群体、更多受众的青睐。甚至有女性团体将《守望先锋》里的角色作为其运动的标志,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进步。

主流游戏更多地考虑其多元化、包容性,有着重要意义。不是说要考虑到所谓的“政治正确”,而是现实地从更多人群的视角出发,让尽可能多的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来自何种文化背景——都能感受到游戏带来的关怀,而不是仅仅把游戏作为满足某一个群体的娱乐场。(编辑:odette)

参考资料:

  1. Monica K. Miller, Alicia Summers, Gender Differences in Video Game Characters’ Roles, Appearances, and Attire as Portrayed inVideo Game Magazines, Sex Roles, October 2007.
  2. Nicholas L. Matthews, Teresa Lynch, Nicole MartinsReal ideal: Investigating how ideal and hyper-ideal video game bodies affect men and women,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2 Jan 2016.
  3. James D. Ivory, Still a Man’s Game: Gender Representation in Online Reviews of Video Games, Mass Communication and Society, 2006, 9(1), 103-114.
  4. Elizabeth Behm-Morawitz, Dana Mastro, The Effects of the Sexualization of Female Video Game Characters on Gender Stereotyping and Female Self-Concept , Sex Roles, Sex Roles (2009) 61:808–823.
  5. Karen E. Dill, Kathryn P. Thill, Video Game Characters and the Socialization of GenderRoles: Young People’s Perceptions Mirror Sexist Media Depictions, Sex Roles (2007) 57:851–864.
  6. Benjamin Paaßen, Thekla Morgenroth, and Michelle Stratemeyer. "What Is a True Gamer? The Male Gamer Stereotype and the Marginalization of Women in Video Game Culture." SpringerLink. Springer US, 10 Sept. 2016.
  7. Dmitri Williams, Nicole Martins, Mia Consalvo and James D. Ivory, The virtual census: representations of gender, race and age in videogames, New Media Society 2009; 11; 815.
  8. Ayla Arthur, On Designing Women in Games,https://medium.com/@FourArmsDemon/on-designing-better-women-in-games-ebe785d8689
  9. Charlie Hall, "The games industry is wrong about kids, gaming and gender", Polygon, https://www.polygon.com/2015/3/5/8153213/the-games-industry-is-wrong-about-kids-gaming-and-gender
  10. Cecilia D'Anastasio, A Discussion On Female Body Diversity In Games, Kotaku, http://kotaku.com/a-discussion-on-female-body-diversity-in-games-1786109287
  11. Chris Bratt, Overwatch game director talks diversity, inclusivity and Tracer's sexuality, Eurogamer.net, http://www.eurogamer.net/articles/2017-02-22-overwatch-game-director-talks-diversity-inclusivity-and-tracers-sexuality
The End

发布于2017-06-02,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