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农学

香蕉已经死过一次,请不要让它再死一次

Jackie Turner 发表于  2018-06-17 12:27

(Amaranth、Ent/编译)香蕉是这个星球上第二多的水果,而它正在面临灭绝。

这种水果是已知的最古老的栽培植物之一,但走出热带却是很晚的事情。曾经的香蕉外观奇怪,里面有籽,只能在特定的热带气候下生长。许多年里,香蕉是一种极不可靠的商品,因为它的成熟期太短了;要是在海上遇到风浪或者火车晚点,早期的香蕉销售员打开的就只能是一箱箱无法出售的腐烂水果。随着运输和冷藏技术的进步,香蕉进入市场的时间缩短了,它的受欢迎程度也随之上升,商家巧妙地把它包装成超市里的主食、可供全家人分享的水果。

香蕉到处都是。图片来源:pixabay

然而,20世纪初的人们吃的香蕉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知的香蕉。

世界上有几百种可食用的香蕉,但是为了标准化生产,香蕉公司只选择了一种香蕉:大麦克(Gros Michel),一种个大美味的香蕉。一直到1950年,大麦克都表现良好。

然后瘟疫到来了。罪魁祸首是一种叫做尖孢镰刀菌的真菌,它带来的香蕉黄叶病迅速感染了整个种植园,导致全球香蕉贸易崩溃。香蕉产业很快找到了它的替代品——对黄叶病有抵抗力的华蕉(Cavendish)。但是,尽管这一新品种满足了消费者日益增长的胃口,华蕉有着和大麦克相同的缺陷:单一化种植。

一个种群缺乏遗传多样性,患上疾病的风险就会增加。遗传突变和变异让一些个体有机会发展对害虫或疾病的免疫力;但香蕉做不到,因为它们之间没有遗传差异。种植园的香蕉不结种子,只能克隆;小香蕉植物从大香蕉植物的根部长出,很快便长成一模一样的巨人。

把一种水果的命运依靠在单一品种上是极其危险的。受到虫子或真菌的袭击只是时间问题,许多专家认为威胁马上就要来临。亚洲、非洲和其他地区的一些香蕉种植园,已经被黄叶病的一个新变体“热带4号”(TR4)横扫。这种病菌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确认TR4已在当地登陆。今天最大的香蕉出口国是厄瓜多尔和哥斯达黎加,而它们距离一场瘟疫肆虐只差一只沾染真菌的靴子。和五十年前不同的是,华蕉没有继承人,再没有任何其他香蕉品种有合格味道、便于运输以及能单一化种植。换句话说,我们熟悉的香蕉产业将会消失。

也许最可怕的事情是,这个问题不仅限于香蕉。这是整个农业的现状。我们的农业专注于把作物种在一块块同质化的土地上,仿佛它们是巨大的室外工厂。这是一个没有自然的自然过程。它真的是喂饱世界的唯一办法吗?

树上的华蕉。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如果那些拥有香蕉种植园的大公司正在研究新系统,考虑间作、有机方法或复合农林业就好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促进单一化种植的规模经济同样与劳动力剥削、环境污染、杀虫剂的过量使用紧密相关。我常在哥斯达黎加的种植园向工人们打听他们的家人,许多男人会沉重地叹口气,说他们没有孩子。后来我才发现,欧洲环境局认为历史上很多香蕉产业曾使用过的化学药品会导致男性不育(疾病与化学喷雾之间的确凿关系很难在统计上证明)。我所见的每一个喷洒农药的工人,唯一的防护就是一条遮住嘴的手帕。

对于消费者而言,一根香蕉的成本可能只有几毛钱,但是这根漂亮黄色水果的完整成本加在了其他地方——工人、环境、未来农业的稳定性。与之相反,我们应该考虑支持世界各地正在种植其他品种(而且很好吃)的香蕉生产商,还有他们生产的香蕉片、香蕉泥、香蕉醋。许多这样的小生产者以可持续的方式种植,支付合理的工资,减少农业化学品用量来保护环境。他们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无法与瑞士的Chiquita和美国的Dole等巨头竞争。如果消费者改变自己的预期,去购买不同的香蕉产品和品种,这可能会促进整个产业创建更安全的食品未来。事实证明,我们现在该承认,我们买的香蕉太便宜了。(编辑:Ent、vicko238)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编译来源

Aeon, Bananas have died out once before – don’t let it happen again.

热门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3)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该文章禁止评论
Jackie Turner
Jackie Turner 环境科学家,记者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