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

谣言粉碎机

尼斯湖水怪之谜,终于真相了!

什么?尼斯湖水怪原来是条...

炸毛蜗牛见过么?琥珀里亮晶晶的那种

毛茸茸的不一定是阿猫阿狗,还可能是琥珀里的炸毛蜗牛。

唯一两获诺贝尔化学奖的科学家,自称“只是把实验室搞砸的家伙”

他的名字叫桑格。

这种以漂亮小姐姐名字命名的鱼,没有它就没有现在的我们|卢静

四亿年前,古鱼如何爬上了陆地?

生活方式

拖延症的基因找到了!女性更容易受影响?

爱拖延,可能是基因的祸。

追溯祖先,寻找罪犯……DNA能告诉我们多少信息?|王传超

一块几百年前、几千年前甚至几十万年前的骨头,会告诉我们什么?

前沿

如何快速“发家致富”?基因组用了这种高招

复制黏贴再改造。

5.5亿年前小虫写下“遗书”,揭开寒武纪前生物神秘面纱

这才是真正的“夷陵老祖”。

海带竟然不算植物!这得从演化开始说|刘夙

为什么会光合作用的海带不是植物?

动物为什么要睡觉?一直醒着会发生什么?

清醒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是男是女我自己说了算

许多爬行动物的性别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巢的温度,草龟也不例外。这种受到温度影响而决定的性别,被称为温度依赖型性别决定(TSD)。

萤火虫,蝴蝶,金龟子……人类从昆虫身上能学到什么?|殷海生

萤火虫的光芒,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

菠菜成精了!它给我发封邮件,说菜园里有炸弹

生物能做的事情,超乎你的想象

野猫泛滥成灾,我们应该做什么?

赶尽杀绝和放任不管可能都是不是良策。

会集群的不只飞鸟与鱼,还可能是无人机

从生物集群行为到无人机集群总共要几步?

前沿

金色的“葡萄”会致病,不如给它漂个白?

剥去“黄金甲”,让致命“葡萄”不再骄傲

在“女儿国”里当父亲,是怎样一种体验?

有些动物,这辈子都不可能过上父亲节……

挂鸡、猫薄荷、嗑药,奇葩防蚊指南了解一下?

别笑,我是认真的。

正在加载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